第一九七章 归来

小说:玉砌花光锦绣明 作者:baby橙 更新时间:2019-06-07 10:51
  几日后,凌云峰上下都在迎接教主应凌云的归来。
  此时依旧是寒冬时节,凌云峰今冬又下了几场罕见的大雪,如此一来,道路更加难行。
  但这又如何能够难得了自小就生长于此地的应凌云、花白衣和暗夜。
  天还未大亮,寒意逼人,越往高处走便越冷。
  凌云峰的众弟子却一个个精神饱满,他们从未如此激动地期待着教主归来。
  “落歌,应大哥一向喜欢安静,大张旗鼓地迎他回来,真的好吗?”陆婉婉悄悄问。
  “这样一来,不仅能够叫所有的弟子们都见到教主的的确确平安归来,也能将这消息散播出去,叫外面那群有心之人不再敢轻举妄动。”
  应落歌缓缓开口,他一袭玄衣,在残雪未消的高处站立,气度不凡。
  他曾浪荡人间,无拘无束,更没有真正体会过教主之位的种种艰辛,而此时,他的心里有了情,有了义,叫旁人看来,杀伐之气越来越少,多的是沉稳端庄。
  “也对,应大哥可要快点回来,快点回来,真是急死了。”
  天渐渐亮了起来。
  冬日初升的太阳不炽烈,却也足以照亮凌云峰的每一个角落。
  难得一个大晴天。
  不过两个时辰的功夫,凌云峰众人急切盼望的人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没有想象中的狼狈或是负伤,教主,左护法,以及大弟子,三人竟像是打了一场打胜仗般,说风姿绰约也不为过。
  “恭迎教主!”
  “恭迎教主!”
  “恭迎教主!”
  “恭迎教主!”
  四大圣坛的坛主和一众弟子,又激动又敬畏,跪了一地。
  暗夜和花白衣不禁震撼。
  这种场面似乎只有当初应凌云继任教主之位时才看到过。这么多年来,虽说教主威严,但往往不会召集所有的弟子前来。
  一些小的弟子们,甚至并未见过应凌云。
  而这次,外面那场风波叫他们所有人都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了作为教主的应凌云。
  他足以守护得了凌云峰。
  自四大长老死后,弟子们对应凌云的信服便越来越深,此时看着丝毫未损伤的教主,他们无一不激动。
  “太好了,太好了,教主果真没事。”
  “是啊,听说都是中原那帮人找茬,教主去给他们收拾烂摊子,却还险些中了他们的毒计。”
  “是啊,还说什么名门望族,我呸!”
  应凌云离开之后,聚在凌云峰要道的弟子们便分散回到了各坛,大家的心都踏实下来,教主和左右护法都回来了,无论如何,凌云峰不会再陷入危难。
  “等等,我怎么总觉得少些什么?”一个青龙坛的小弟子一脸疑惑。
  “是夫人,夫人呢,为什么不见她?”另一个弟子回应道。
  “对对,是夫人,唯独不见她,她总是与教主形影相伴的,难不成,真的如传言所说?”
  “什么,什么传言?”
  “我听闻夫人从山上摔了下去,生死未卜。”那人小声说道。
  “啊?不会是真的吧。”小弟子们议论纷纷。
  明月虽说还并未正式过门,可他们不是没见过教主是如何待她的,如今的确不见明月,着实叫人疑惑担忧。
  “这话啊,可千万别声张,我看教主若是真的钟情夫人,一定会提的。”
  “对对对,千万不可乱说,免得惹祸。”
  几个小弟子交谈之后,加快了脚步,往青龙坛走。
  而这边,交代了四坛坛主之后,应凌云等人便在清风居停了下来。
  “应大哥,你们几个有没有受伤,我来看看好吗?”大家在清风居落座,陆婉婉便急切道。
  “我与暗夜是没事,但是教主他……”花白衣的话中带着自责,“我们中了落霞峰奸计,让教主与明月独自陷入险境,教主曾被他们用了封魂钉。”说起这话,花白衣依旧觉得自己怒意难平,恨不得那群人死上一万次。
  “什么,封魂钉!那群自诩正派的人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封魂钉对于习武之人的伤害可是致命的,应大哥,听说你是独自突围,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陆婉婉一急,话已经控制不住,她急忙走近应凌云,打算给他看看伤口。
  “让我帮你看看,好不好?”陆婉婉毕竟是神医爱徒,有这样一位神医在,正常人自然不会拒绝。
  然而应凌云却道:“我无碍,几日来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陆婉婉心头震惊,她与应凌云也算是自小相识,自然亲近许多,便道:“应大哥,是因为随心诀吗?可是但凡内功,遇到封魂钉的克制,不都会阻滞不前吗,你怎么做到的?”
  她这一问,问出了花白衣和暗夜都好奇却又不敢问的事。
  见应凌云没有开口,花白衣道:“那晚我们都在洛城之外,是暗夜先看到教主的,至于那日地牢之中究竟是何情形,或许只有教主自己知道了吧。”
  他的言外之意,应凌云不能透露随心诀的事,“不过你们也别太难过,他这不是好好的,而且不仅脱离了封魂钉的控制,甚至将那一群名门长老杀了个尽。”
  “如今武林盟只剩下楚钰在收拾烂摊子了。”暗夜道。
  “啊?”
  虽说花白衣和暗夜已经把他们自己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可是这不但没有削减陆婉婉的好奇,反而叫她更加不解。
  她本就是医女,自然对封魂钉了解不少,这种逆天而行的事,究竟应凌云是如何做到的,难道真是因为随心诀?
  陆婉婉第一次,真正好奇起了那本至上心法,也单纯只是好奇。
  “落歌,教中一切安好?”应凌云未回应几人的好奇,反而看向一旁端坐的应落歌。
  “教主放心,一切都好,你回来就好。”应落歌回应罢,转而又对陆婉婉道:“婉婉,你安静一点,教主应该有更要紧的事要说,这些等慢慢再谈。”
  他的话虽温和,却不容置疑。
  陆婉婉退了回来,在应落歌身边坐下。
  婉婉,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花白衣看着二人之间已然升温的默契,心里暗暗称赞陆婉婉,也替应落歌开心。那个最无定性的应落歌终于有了感情。
  哎,可是自己呢?想到这里,花白衣又皱了皱眉,那曲长平一脸正经,居然是暗藏不轨之心,骗得他们好苦。
  他不知道方盈究竟有没有喜欢过自己,但自己那段不算太久的好感和喜欢,算是最终破灭了。
  明月啊,你在哪里,你知不知道,如今只剩下我是孤家寡人了。
  “大家一路疲倦,就先各自回去休整,明日快意阁前,有要紧事和你们商量。”应凌云继续开口:“暗夜,你先回快意阁等我,落歌你留意下。”
  “是。”暗听命,最先离开。
  陆婉婉走得最迟,但她知道,这是教主之令,她看了看应落歌,便也先行一步。
  此时只剩下应落歌和应凌云。
  “怎么了?”应落歌方才就见应凌云的目光停在自己身上,他知道,应凌云定是有话要说。
  “你的状况不太好。”应凌云直截了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