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第28章 唐渊死了?

小说:带着系统当幕僚 作者:梦无臣 更新时间:2019-06-07 10:51
  李瑱相和李瑱姿坐在同一辆辇车之中,李瑱相满脸心疼地看着自己这个妹妹,从知道了自己要远嫁齐国,自己这个妹妹便再也没有笑过,虽然从金陵陵园出来之后,她也没有哭过,但就是这种沉默,却让李瑱相觉得心里更是难受。
  一座高大的城池已经在望,羽林前来禀报:
  “三皇子殿下、公主殿下,我们马上就要到章城了。”
  “终于是要到了么……”李瑱相打开车帘,伸出头眺望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城池。
  李瑱相从怀里掏出节杖递给前来禀报的羽林道:“带上节杖,去要求齐国的人打开城门吧。”
  羽林双手接过节杖,高举着策马奔向章城。
  章城城楼上的守军见到有车队从南面来,再看到那红色的幡,都是不明所以,直到他们看到了那骑兵手中的节杖,才知道这是自家陛下的使者来了。
  李瑱相满眼留恋地看着窗外的风景,叹了口气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这胶州,是我大宁的领土啊……就这样把他拱手让给齐国,真是不甘心啊……”
  “只因我大宁没有齐国强大,要割地赔款,也是没有办法。”李瑱姿同样看着窗外的风景,这里她虽然没有来过,可是却从心里感到亲切。
  李瑱相苦笑道:“是啊,我大宁不够强大,还要让一个公主远嫁才能够保平安……只是不知道,齐国人会不会买账啊。”
  “皇兄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去让田不易接受我的,一定会让他退兵的!我是大宁的公主,身体里流着皇家的血脉,为大宁付出一切,我无怨无悔,义无反顾!”
  李瑱相摇了摇头,坐到了李瑱姿的身边,轻轻地搂住了她的肩膀:“难为你了……你是咱们大宁的英雄!”
  李瑱姿没有回话,也没有任何的表情,似是那颗心,早已经化为了灰烬一般。
  “殿下,有些蹊跷……”前去禀报的羽林回来,在车辇的旁边低声道。
  李瑱相皱眉道:“怎么了?”
  那羽林想了一会,才道:“章城……还没有被齐国拿下……”
  “你说什么?”李瑱相一惊:“这怎么可能,齐国人在十天之前就已经攻破了山城,以齐国人的速度,不可能到现在还没有拿下章城啊!”
  李瑱姿也是一脸的迷茫,看着羽林,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羽林在说什么。
  转眼之间,车队已经行驶到了章城的门口。
  冯山得到消息,第一时间就跑到城门外跪地迎接车队。
  李瑱相和李瑱姿双双走下车驾。
  “冯知府,这……这是怎么回事?”
  冯山被问得有点蒙:“回殿下,臣愚钝,未能理解殿下所问为何。”
  李瑱相道:“齐国人呢?没有攻过来吗?”
  冯山道:“臣也纳闷,山城十日之前已经被攻破,可是却一直没有听到齐国人有进一步动作的消息,现在胶州甚是危险,臣也不敢贸然派衙役出去打探消息,可是据周围村落进城的百姓说,齐国军队自从进了山城,仿佛就没有再出来过。”
  李瑱相一惊:“这怎么可能?他们在搞什么名堂!唐渊呢?唐渊有没有逃回来!”
  冯山听到李瑱相一问,当时便老泪纵横:“回禀殿下,唐渊没有逃回来,我已经吩咐手底下的衙役多多留意城内的人,还吩咐守城门的士兵多多留意入城之人,可自山城被破之后,只有少许的村民百姓进城,并没有唐老板的踪迹,臣以为,齐国人如狼似虎,既然他们已经拿下了山城,唐老板作为整个山城的主心骨,能否活下来,可谓希望渺茫。”
  李瑱相听到唐渊这么说,当时便感觉头重脚轻,一阵晕眩,险些没昏过去,好在身边的羽林和李瑱姿都及时地搀住了他,他才幸免了亲吻大地的狼狈。
  “皇兄,这唐渊是什么人?”李瑱姿下意识问道,自己的皇兄听到唐渊没回来竟然险些晕了过去,这唐渊究竟是个什么人?
  李瑱相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强自站定身形:“我没事,这唐渊乃是一个奇人,只是可惜,英雄气短,你没有认识他的机会了,他和你年纪相仿,如果他没有死的话,你或许能和他成为红颜知己。”
  李瑱姿本想多问两句,却听李瑱相道:“我们在章城暂住一晚,明天一早便到山城去。”
  冯山一个老油条,见这支队伍全都红色装扮,早已经猜出了这一行人在这个时候来到胶州是来做什么的,只能重重地叹了口气,向着李瑱姿恭恭敬敬地作揖躬身道:“郡主殿下深明大义,舍身为国,冯山佩服。”
  李瑱姿点了点头,也没去纠结对自己郡主这个称呼。
  “臣这就吩咐手底下的人去给殿下准备行辕,请殿下到府上一坐。”
  一行人在冯山的带领下进入了山城。
  夜晚。
  李瑱姿找到了李瑱相。
  “这么晚还不睡?”李瑱相关切道。
  “睡不着,你不是也没睡?”
  “我也是睡不着啊。”李瑱相长长地出了口气。
  “因为那个唐渊?”
  李瑱相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这唐渊究竟怎么个奇法?能让你如此挂记?”
  李瑱相没有过多解释,只是道:“你生在皇家,自然知道靖龙卫的吧。”
  “当然知道,我小时候最喜欢揪九爷爷的胡子。”
  李瑱相一愣,苦笑道:“我真是糊涂了,都把这茬给忘了,你既然跟九爷亲近,自然知道,他是靖龙卫的首领吧?”
  李瑱姿皱了皱眉:“这我倒是不知道,自从父王和母妃去了之后,我便只是和你还有一些官宦家的小姐走得近些,没再怎么见过九爷爷了。”
  李瑱相点了点头:“靖龙卫是我大宁最庞大最神秘的情报机构,一共有二十三个靖龙天卫,二十三个天卫个个身怀绝技,靖龙卫之中更有靖龙卫士数不胜数,每时每刻将全国各地的情报汇总到金陵城,而九爷,就是他们的统领!九爷,是唯一一个在朝堂之上能够有一席座位不需要跪拜父皇的人,父皇称之为九先生,而九先生在父皇面前,从不称臣,只是自称老夫。”
  李瑱姿大惊,断然没有想到小时候她总去揪胡子的老头竟然是这么个大人物,但她很快便疑惑道:“可是这九爷如此放肆,陛下怎么还能容忍得了他?”
  李瑱相苦笑道:“如果没有靖龙卫,大宁朝廷就是瞎子,而靖龙卫的存在,更是比我大宁还要久远上不知多久,就是这样一个组织,似乎一点野心都没有,只是做一些情报收集的工作,在必要之时,对我大宁出手相救,可以说,大宁扳不倒靖龙卫,而靖龙卫却有着足够的实力扳倒大宁,但这样一个势力,却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说到底,虽然是隐患,但就目前而言,终究还是好事,父皇也就不和他们计较了。”
  李瑱姿瞠目结舌,没想到这个靖龙卫竟然是此等存在。
  “可……”李瑱姿道:“这和唐渊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是靖龙卫?”
  李瑱相摇了摇头,李瑱姿不可置信道:“你说他和我年龄相仿,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吧,难不成他是靖龙天卫?”
  李瑱相叹了口气道:“他今年应该是十九岁,却人称九少爷,未来靖龙卫九爷的接班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