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父亲的决心

小说:赝太子 作者:荆柯守 更新时间:2019-06-07 10:50
  巡检没有发觉异常,平缓了脸色,还是蹙眉细细思考。
  就有人提醒:“大人,这种异相,无论是吉是凶,都不是我们能处置,必须立刻上报县、府才是。”
  巡检立刻醒悟过来,挥手:“把水祠封了,谁也不许进入——你等是读书人,也不可喧哗,都退了吧!”
  苏子籍笑了笑,要不是白光显灵时,妖鬼消失不见,自己又把尸体丢到枯井里,就惹上了些麻烦了。
  转眼一看,发现丁锐立已不见了踪影。
  “丁锐立必有问题,回去必得想办法发觉。”苏子籍此时有些疲惫,没有去追寻去向,再说,现在因水祠的灵光,吸引镇民和官方的注意,苏子籍可不想留在这里招惹麻烦。
  当下就退了出去,喊了牛车回府,只是出了这事,就算是车夫都忍不住在路上说起此事,问看到了什么。
  苏子籍无奈回答:“只在外面转了一圈,看到里面有光,以为有妖异之事,赶紧出来了。”
  “哎!也是,换是我,怕也不敢进去。”车夫理解说,就没再问,他也想不到,坐在车内的就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临化县·谭家
  奔波了一天一夜,牛车载着丁锐立到了临化县谭家门口,丁锐立神色有些疲惫了,扫看下四周。
  街道还算繁华,当然与府城不能比,丁锐立就命车夫上前叩打门扉。
  半天,才有苍老声音在里面传来:“谁啊?”
  “我有你儿子下落,特来告诉你。”丁锐立在外面说。
  里面沉默了一会,门才打开,出来的正是谭右山。
  原本虽年纪渐大,可腰板挺的笔直,脸上有着久在司法的威严,是个人人称奇的老捕头,可现在,不到二个月,仿佛老了十岁。
  棱角分明变得皮肉松弛,丝丝白发洒下,他看着丁锐立,片刻后,表情木然的转身,示意跟上:“进来吧。”
  丁锐立毫不介意他的态度,进了屋,拒绝茶水,说:“闲话少说,我是来告诉你,你儿子已经死了。”
  “休要胡说八道!”本来表情木然,眼里没有光彩的老头,突然转过身,瞪视着他,目光中带着阴狠,就如一只失了群落的孤狼!
  “我儿活得好好,你休得咒他!”
  “老丈,何必自自欺人?你儿谭安,不久前得罪了苏子籍,不仅丢了差事,还怒而离开了家,这段时间都没回来,你也该猜到,可能出了事。”丁锐立眸光深沉,慢慢说。
  谭右山沉默片刻,说:“你说的不错,我早有预感。不过,你说我儿已死,又有什么证据?”
  “证据嘛,这是字据。”丁锐立在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谭右山。
  谭右山识字,接过来,展开一看,的确是谭安的笔迹,上面大致写着,自己与苏子籍有约,若不能归来,必是被其所害,下面有着日期,竟然就是昨日。
  他颤抖着手,抬头看向丁锐立。
  丁锐立不去看他老泪纵横的模样,继续说:“谭安因夺妻之恨,约了苏子籍在水源镇水祠后相见,想与理论,谁知道,苏子籍竟然怒而杀人,将谭安杀死,藏尸在了水祠的枯井之中。”
  “我当时虽亲眼看到,畏惧灭口,只能躲在暗处,现在来告诉老丈你,不过是为了让你不蒙在鼓里罢了。”
  “毕竟白发人送黑发人,实是人生大苦之事。谭安是你独子,苏子籍所杀,这不仅是杀人,还是断了你谭家的香火,乃是大仇。”
  “你不必再说了。”谭右山突然打断了他的话,目光冰冷,他是老捕头了,见的实在太多,这挑拨是一看就知。
  但这人说的不错,谭安是自己的独子,死了,就断了谭家的香火,这是不共戴天的大仇。
  “你远来辛苦了,索性告诉我,怎么样对付苏子籍。”
  谭右山当然知道此事蹊跷,甚至当初儿子的离开也透着诡异,但即便如此,若苏子籍真杀了自己的儿子,就和他不死不休。
  见他上道,丁锐立心中满意:“苏子籍八月参加秋闱,你可在秋闱时去告,秋闱是国家抡才大典,朝廷有特派学督监督,等同钦差!”
  “你敲鼓惊动秋闱,到时学督必联合省中下来调查,就算有人想要压下此事,也绝无可能。”
  “你现在去告,一个一榜案首,县令未必帮你,而知府也可能不会受理。”
  这话很对,谭右山不过是个老公差,对于百姓来说很有威严,但是对官府来说,不过是虾米。
  事关一府案首,县令肯定不会立刻受理,越过县令去状告苏子籍,不符合郑朝律法。
  何时才有例外?也就是如秋闱这时,涉及到参与科举的学子,这事就直接闹大了。
  当然,后果也非常严重,不论对错,谭右山都难逃罪责。
  “如果真是苏子籍杀了我儿,我答应你。”明知有蹊跷,谭右山沉默了下,沉沉给了回应。
  丁锐立听了满意了,暗暗想着:“只要谭右山冲锋陷阵,不论告不告得成,苏子籍至少本届,是参与不了科举了。”
  他虽受术法驱使,但也只限与苏子籍的事才死磕不放,别的事不但很清醒,更是染了妖性,变的越来越阴险狡诈。
  待丁锐立走了,谭右山呆坐在昏暗里,两只眼幽幽发着光。
  “爸爸,我会骑马了。”
  “爸爸,我以后也要当和爸爸一样的公差。”
  “爸爸,我终于当公差了,这是我领的铁尺。”
  谭安的过去,似乎还在眼前,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谭右山擦了把脸,才发觉自己已经泪流满面,当下就翻箱倒柜,将自己存钱都翻了出来。
  “我会豁出脸皮用我一辈子的关系去调查,不管是谁杀了我儿,我必和你不死不休。”
  谭右山当然清楚这事蹊跷以及后果,可谭安如果真的死了,自己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谭右山一辈子为公门办事,也许办错过事,但可以指着良心说,没有故意冤枉一个人,自然积累了不少人脉和人情。
  这时,就得把全部都用上,这就是一个父亲的悲痛和决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