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引贤庄

小说:灵光记 作者:向前一二一 更新时间:2019-09-04 18:17
  灵兽群攻击云雾荡山谷的第三天,第九个山谷内一顶大帐篷里,四位长老和耿阳聚在一起。
  “已经三天了,那些灵兽丝毫没有退出去的迹象,我估计山谷外的那些修士,差不多被灵兽吃光了。”土强笑道。
  “也不一定,他们如果躲进一个山谷口,要抵御两三天应该没有问题。”魏梧猜测道。
  “如果灵兽群一直不退,就会错过引贤庄的重大事情!泉儿,你那个驱赶大量灵兽的功法,能不能施展出来?”引郁兰盯着耿阳,满脸焦虑之色。
  “那么多的灵兽,我根本无从下手。”耿阳无可奈何地说。
  “那群灵兽里应该有一头领头的超级灵兽,只要找到那头超级灵兽,将它赶走,其它的灵兽也会跟着一起离去。”石长老建议说,他年龄最大,对南巍山脉里的灵兽比较了解。
  “好吧!我们都到外面的结界里去,我打开一个小豁口,各位长老帮我寻找那头超级灵兽。”
  耿阳知道引贤庄将要推选新庄主,所以引郁兰才心急如焚,想早一点离开云雾荡。
  五个精神力强悍的修士来到外面的结界边,李心栽也跟了过来。
  耿阳打开了一个比较小豁口,几个人的精神力全力绽放,开始探查寻找那头超级灵兽。
  ……
  云雾荡第十六个山谷口前,灵兽的尸体已经堆积成山,散发出阵阵腐臭;山谷口地面乌血横流,蚊蝇漫天乱飞。
  山谷内只剩下九十一个修士,他们全是实力强悍的灵王和灵皇,这些人如今满面乌血,衣衫褴褛,几乎满身伤痕!
  储备的灵箭一天前就已发射完毕,现在他们只能凭借灵器和灵力,跟上万头灵兽拼斗,很多修士早就筋疲力尽,可是他们为了活命,只能咬牙支撑下去!
  “吼~吼~吼~”
  “轰!轰!轰!”
  在七八头顶级灵兽的带领下,几百头高级灵兽眼露凶光,张开血盆大口,又向山谷口发动了冲击!
  瞬息间,四五头顶级灵兽就冲进人群里,凶残地扑向了几位灵王。
  “咔嚓!”
  颈骨断裂的声音传来,鲜血飞溅,哀声撕裂人心!
  “嘭!嘭!嘭!”
  七八位灵皇一阵苦战,终于将四头灵兽击倒,一头灵兽逃走,可是六位灵王身死道消!
  “啰~啰~啰~”
  剩下的修士听到这个声音,马上就绝望了,那是领头的超级灵兽发出的声音,就像冲锋的号角声!
  几天来,只要这个声音一响起,灵兽们就会发动最疯狂的攻击,不死不休!场面惨烈至极!
  此时,一些修士干脆闭上双眼,他们疲惫至极,已经无力再战,只能坐以待毙。
  咦……非常奇怪的事情陡然发生了!
  所有的灵兽都回头向身后看去,然后慢慢调转头,很不情愿地离开山谷口,向云雾荡出口那边走去,它们俨然是一支鸣金收兵的军队,纪律非常严明。
  山谷口里的修士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灵兽们又回头冲过来,他们纷纷暗中祈祷。
  半炷香之后,所有灵兽都退出了山谷,云雾荡一时变得异常宁静,灵兽尸体的腐臭气味好像变淡了一些。
  突然,人群里响起一道哭声,转眼间,哭喊声就响成一片,悲恸的、庆幸的、欣喜的,震荡着劫后余生的人们。
  最高兴的要数应岸贵,因为钟定南和蒋沿社都还活着,虽然他俩的伤势非常严重。
  ……
  引贤庄是一座古老的庄园,它座落于栖凉灵国西平城东南部的引贤街,几乎占据引贤街北部整片街区,这是一座园林式的大庄园,占地超过八百亩;庄园四周的院墙高达十米,全部由花岗岩砌成,院墙上覆盖着青绿色的琉璃瓦。
  庄园坐北朝南,南面临街,背面靠山。南面的庄园大门气势雄伟,大门两边各蹲有一只花岗岩石狮子,栩栩如生;门楣上挂着一块宽大的牌匾,上书“引贤庄”三个遒劲的鎏金大字。
  大门两边的门柱上嵌刻了一副楹联,上联是“东南西北引”,下联是“祖父子孙贤”。上联隐含“招引四方”之意,下联昭显引贤庄众人的德性。
  从庄园大门进去,一条宽阔的林荫大道直通庄园北面后山,它将庄园分为东西两部分。庄园东部靠近后山有一座坚固的豪华宫殿,这座宫殿呈回字形,中间有花园式的天井。
  这座宫殿叫“引贤宫”,历来是引贤庄庄主的住所和议事的场所。
  此时,在引贤宫的引贤堂内,引贤庄的三位族老坐在堂前主位上;堂主、护法、管家和三位青年才俊,端坐在堂内两边。这二十三个人,正准备商讨选拔引贤庄新庄主的事宜。
  中间一位白发族老站起身,他虽然拄着拐杖,可是依然战战兢兢,气息衰弱,话语中明显中气不足:
  “老朽惭愧,代行庄主之职已将近七年。我已日薄西山,奈何庄内事务繁多,老朽早已力不从心,所以我和两位族老商量,希望尽早选拔出新庄主,也算了却我一桩心事!
  “鉴于先庄主的男性继承人杳无音信,我们只好从旁系族人中推荐出三位青年才俊,希望大家撇开私心,公平衡量,选出引贤庄未来的主人!现在就请引巡司介绍三位候选人。”
  白发族老说完,早已气喘吁吁,几声咳嗽声过后,嘴角竟溢出丝丝鲜血,可他强行打起精神,依旧坐下,并未离去。
  引巡司看起来五六十岁,面目非常和善,近一年来,实际上是他在管理庄内的事务,他站起来高声说:
  “你们也看到了,引擎元叔公已经无法管理庄内事务,所以选出一位新庄主势在必行!接下来,我就介绍一下这三位候选人,他们是家族青年中的佼佼者。第一位叫引云山,三十一岁,六十七厘米灵光仙将,是庄内的老实人,大家应该很熟悉他。”
  坐在左边第一个座位上的年轻男子站起来,他中等身材,四方大脸,黄黑皮肤,显得忠厚老实。他向其他修士拱了拱手,就直接坐下,并未开口说话,为自己赚取人气。
  引巡司继续介绍:“第二位是引凌,三十岁,六十八厘米灵光仙将,目前是西平城崇真门的内门弟子。”
  引巡司话音刚落,坐在左边第二个座位上的年轻男子站起来,他身材高挑,面目白净,有一种书生之气。
  引凌环顾四周,对正堂和堂内两边各行了一个礼,态度极其恭敬,然后诚恳地说:“我很荣幸被选为候选人,如果各位前辈能选我做庄主,我一定提高各位前辈的俸禄薪金,尽心竭力为各位服务!”
  接着,引巡司又介绍了第三位候选人:“第三位叫引祖荣,三十岁,六十九厘米灵光仙将,现在是栖凉灵国望京王国御灵帮的内门弟子,他很受帮内长老重视,是御灵帮的后起之秀!”
  引巡司刚介绍完,坐在左边第三个座位上的年轻男子站起来,他身材精瘦,面貌还算周正,显得极为干练。他向个位长辈一一鞠躬行礼,殷勤备至,然后便开口道:
  “在下引祖荣,今天有幸成为庄主的候选人,诚惶诚恐,担心辜负所托!如果忝为庄主,定当俯首为马牛,竭诚为各位前辈效劳,让各位称心满意!”
  候选人刚刚介绍完毕,第三位族老引萌炎正要安排投票事项,突然轰地一声,引贤堂紧闭的大门被推开,只见三个人径直闯了进来!
  “什么候选人,全都是溜须拍马之辈,竟然没有一个人提到为老庄主报仇之事!”引郁兰站在引贤堂中间,高声说道。
  闯进引贤堂的三个人正是引郁兰、清妍和耿阳,他们日夜兼程,终于没有错过引贤庄推选庄主的最后期限。
  引云山见到三人闯进来,竟一脸喜色,他向清妍身旁的少年反复打量,好像认识耿阳似的,心里十分激动。
  “引长老,我们正在商讨推选庄主之事,等一会我再拜会您。”引巡司站起身来,满脸堆着笑,眼睛却盯着耿阳,满脸疑惑。
  “你们不用选了!少庄主回来了!大家快看看吧。”引郁兰说完,就将一份文书交到引擎元手中。
  耿阳一眼就认出,那正是引清泉的卖身文书,竟被引郁兰当作了证据。
  引擎元战战兢兢地接过文书,又老眼昏花地努力看完,鼻子一响,竟热泪纵横,高声对引郁兰问道:“泉儿找到了,他在哪里?”
  引郁兰将耿阳拉到引擎元面前,介绍道:“老祖宗,这就是泉儿。”
  耿阳有点尴尬,这个以假乱真的骗局越闹越大了,这意味着自己将越陷越深,更加难以自拔!他嘴唇蠕动,很想要申辩几句。
  清妍始终盯着耿阳的神情,见到对方的细微变化,她立即传音给耿阳:“弟弟,千万别乱说话,我和你都别无选择!”
  “老天有眼……”引擎元见到耿阳,异常惊喜,一句话还没说完,便开始痉挛,竟晕了过去!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飞溅在地面上,血腥气弥漫开来。
  耿阳的鼻孔嗅了嗅,思忖着,便皱起了眉头,似乎想开口说话。
  “弟弟,姐姐求你了!你别乱说话,帮帮我吧。”清妍以为耿阳要开口辩解,于是急忙传音阻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