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祖传之物

小说:三国铸神兵 作者:壹飞 更新时间:2019-09-04 18:16
  “祖传之物?我们家的?”
  刘横顿时睁大了眼睛,一脸懵逼。
  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这具身体原主人的父亲,也就是刘氏米行的老主人便已经过世了。
  而他虽然继承了这具身体的大部分记忆,可那里面却也根本没提到过什么祖传宝物的事情,所以此时他反倒是第一次听闻。
  “我只是想借来一观,并非是想据为己有,刘大人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吧。”
  看到刘横的反应,张宁明显有些不悦,冷声说道。
  ……我倒是想借你,可关键我特么的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好不好?
  刘横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最后也只能摇头道:“不好意思,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刘氏米行倒是真给我留下了不少东西,但都是金钱和粮食之类,这些远远谈不上祖传宝物吧?”
  “刘大人竟真不知晓此事?”
  见到刘横不似作伪,张宁眼中也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刘横苦笑道:“真不知道,我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家里有什么狗屁祖传宝物传下来,张少主可否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么?”
  这次张宁没有再次开口,而是沉吟了起来,似乎在判定刘横到底有没有说谎。
  一旁的高升有些忍不住了,插嘴道:“刘大人,扶柳县刘家有祖传宝物之事可并非是空穴来风,某家在刘功曹那里也听闻过,无疑是真实存在的,大人最好仔细想想……”
  “刘功曹?”
  刘横转头看向高升,似笑非笑的问道:“高兄不提起我还差点忘了,你把我那二叔和堂兄弄到哪里去了?现在可是真正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了。”
  高升眼神微微一变,随即故作惊讶的问道:“刘功曹不见了么?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呵呵……”
  装!继续装!
  暗自鄙视了一下高升这货的演技着实有些拙劣,刘横也没有继续纠缠这个话题。
  他和那便宜二叔刘功曹以及堂兄刘福两人可谈不上有任何的感情,那俩家伙反倒对他一直不怀好意,所以对方到底是死是活,刘横也懒得去操心。
  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刘功曹和刘福两人消失不见,和太平道以及高升肯定脱离不了干系。
  深吸了口气,刘横看向张宁正色道:“不管你相信与否,我真不清楚所谓刘家祖传宝物的事情……”
  刘横还未等说完,一声厉喝便突然从门外响起。
  “刘横小儿!今日你若是不交出那祖传之物,休想活着离开这里!”
  随着声音,房门打开,一个身材瘦小枯干,长得更是尖嘴猴腮仿若成精了的猿猴一般的老者大步走了进来,身上气机流转慑人,杀意透体而出。
  赫然是上次在半路上拦截袭杀刘横,那伙太平道神秘高手中的最强者。
  那次若不是有那个神秘女子相救,刘横恐怕便已死在此人的手中,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在这里又碰到了。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这里是太平道的一处据点,张宁的身份又极其尊贵,哪怕自身实力惊人,身边也肯定会有高手护卫的。
  “你这老货还想杀本官?”
  刘横猛然起身,右手放在环首刀刀柄上面,冷声哼道。
  他向来都是一个很记仇的人,上次被这老怪物差点杀死,便一直都在琢磨着该如何报仇。
  只是因为事情太多,再加上这种老怪物平日躲在哪刘横也不清楚,总不能直接打上太平道的老巢,所以只能先将那报仇的心思压了下来。
  可今天在这里不但意外碰到了对方,这老家伙还一见面又是喊打喊杀的,刘横内心的杀意再也无法忍住。
  他的确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这老家伙,也并未带上高览这种顶级猛将护卫在身边,但这一刻刘横却依然丝毫无惧,体内气机开始疯狂流转起来,手里的环首刀这一刻虽然还未曾出鞘,但竟已泛起了嗡鸣之声!
  没有人知道,就连戏志才也同样不清楚,刘横之所以敢只带几个护卫就来见张宁的底气。
  绝不是因为相信张宁不会对自己不利,这位太平道的妖女,还远远达不到让刘横信任的程度。
  刘横所有的自信,都只源自于一点。
  他手里这把滋养多日的环首刀,在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下,只差运行一次引气图,便可以从优良级突破到稀有级!
  而在兵器等级突破的同时,刘横自身的实力也将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刘横无法猜测实力届时到底会提升到何种程度,但可以肯定的是,踏入到顶级猛将的行列毫无问题。
  之所以会如此,刘横还真要好好的感谢一下武安国和高览。
  正是观看这两人一战之后,让刘横停滞已久的瓶颈终于松动,可以更进一步!
  但刘横并未在盐场城堡那边急着突破,而是刻意压制了下来,准备到时候给那些想对自己不利的人一个天大的惊喜。
  因为在突破的瞬间,引气图的气机将会有一次疯狂的爆发,让他拥有远超真实实力的战力。
  虽然这种爆发持续的时间会很短暂,但也足够斩杀强敌!
  太平道的那老怪物自然不会清楚这些,也感觉不到刘横的异常,闻言眼中顿时爆闪起厉芒,狞声喝道:“刘横小儿,你竟敢对老夫如此无礼,真当我不敢杀你么?”
  “呵呵,你有那个胆子么?本官可是正儿八经的朝廷命官,你若杀我便等同于造反,届时连整个太平道都会被你连累,你敢么?”
  刘横冷笑了一声,并未马上出手,而是开始暗中运行起了引气图,气机继续快速的朝着手中的环首刀里面灌入。
  “你这蝼蚁也敢威胁老夫?”老怪物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体内散发出的杀气也越发浓郁。
  很显然,他是真的动了杀心,但却也有所忌惮。
  因为刘横说的没错,一县县尉的确不是什么大官,但毕竟是真正的朝廷官员。
  而擅杀朝廷命官,和造反没有任何的区别。
  刘横没有再理会这老家伙,而是转头看向了一直沉默未曾开口的张宁,淡淡问道:“张少主,这便是你的待客之道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