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想法肤浅!

小说:猎赝 作者:柳下挥 更新时间:2019-09-04 18:18
  只有孩子才当面吐口水,成年人都是背地里捅刀子。
  很多事情看破不说破,大家见面还能够乐呵呵。林初一没有出声指责江来昨晚在她办公室里四处翻找的不法行为,江来自然也不好意思追究林初一通过摄像头对他进行远程监控的无良态度。
  江来把一份煎饼果子吃完之后,发现煎饼果子确实很好吃,接下来一段时间他要一三五吃豆浆油条,二四六吃煎饼果子。周日就喝碗稀粥吧,他不喜欢喝稀粥,觉得那寡淡无味,但是胜在健康养胃。
  “吃饱了吗?”林初一出声问道。在江来吃饭的时候,她就一直在旁边盯看着,就像是要在江来的脸上找出一朵花一样。
  “吃饱了。”江来抽出纸巾擦拭手指,出声说道。
  “江老师今天有什么打算?”
  “工作。”江来抬腕看了看表,说道:“可以开始了。”
  “我陪你过去。”林初一轻抚裙摆,起身说道。
  “不用了。让小和带我去就好了,你忙自己的事情吧。”江来说道。
  “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林初一展颜轻笑,说道:“至少暂时这样。”
  江来不置可否,你愿意陪就陪吧,反正高跟鞋穿在你的脚上,脚长在你的身上,磨破的又不是自己的皮。
  林初一陪着江来朝着修复中心所在的区域走过去,她不说话,江来也一句话不说,这和她平时接触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别的男人和她走在一起的时候,想方设法的去寻找话题,江来却是一幅「我不想说话」的冷淡模样。
  这一次,反而轮到林初一沉不住气了,主动出声打破了宁静:“江老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为什么前面几天你一直盯着童子戏水瓶看,却并不动手修复?”
  江来想了想,出声说道:“第一天,我看到了瓶子、外面的人,和我自己。所以不能修复。第二天我只看到瓶子和我自己,还是不能修复。第三天我看不到外面的人,也看不到自己,只能够看到那个瓶子。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感觉到了,状态来了,可以动手修复了。”
  “你的意思是说,只有达到不以物喜,不以已悲的精神境界,才能够动手去修复那只童子戏水瓶?”
  “你的想法太肤浅。”江来说道。
  “------”
  林初一悄悄在背后掐自己的大腿,让你没话找话,自取其辱了吧?
  来到修复中心,江来也不和任何人打招呼,径直走进了之前处于封闭状态的一号修复室。
  很快的,他便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工作状态。
  林初一站在玻璃房外面,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江来。进入工作状态的江来无疑是很迷人的、眼神专注,手艺精湛,仿若明月高悬,星河灿烂,让人感受到山河之秀,韵律之美。
  但是,摄像机下的江来阴森、狡诈,冷若冰霜,甚至还有一些搞笑滑稽,和修复室里面的江来判若两人。
  在刚才江来吃早餐的时候,林初一一直盯着江来在看。她很好奇,到底哪一张才是他真正的脸?
  熊伯益凑到林初一面前,讨好的说道:“又是小林总去把他接过来的?”
  林初一俏脸微红,心虚的应了一声:“嗯。”
  她当然不能告诉熊伯益实情,不然的话,整个公司的人都会知道江来在自己的卧室留宿的事情。到了那个时候,自然也就瞒不了父亲那边了。
  “那么一个大老爷们,整天让一个女人去接接送送的,也不怕害臊?”熊伯益很是为林初一打抱不平,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没有一点儿勤奋劲儿。我和你爸那个时候,为了淘几样小件,我们能顶着暴雨走几十公里的山路。为了保护那些宝贝,把它们用油皮纸重重包裹着塞在胸口的衣服里,再冒着雨原路走回镇上的招待所……我们那时候过的是什么日子哟?现在的时代好了,人却越来越懒了。”
  “熊伯伯-----”
  “哎----小林总有事?”
  “你去工作吧。”
  “哎,好的。”熊伯益答应一声,赶紧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过去。
  经过这两天时间的辛苦工作,江来已经把这只南宋童子戏水瓶的污渍黑线部份全部清洁祛除,把一些花纹凸起的部位使用化学材料进行了粘贴,让它们恢复如初,完全看不出曾经出现过裂纹的痕迹。
  而且,凸起的釉面层容易破碎,稍有不慎就会有一大块表皮脱落。江来使用了江家的「锦上添花」手法,轻提缓收,让它们服服贴贴的,紧紧实实的回归原位。
  现在,就只有瓶颈上面那条长约五六厘米的裂缝需要修补了。
  江来打开修复室的玻璃门,招手示意林初一到他面前有事商量。
  “发生了什么状况吗?”林初一出声问道。看到江来向她招手的时候,她的心脏「咯噔」一声,心想,不会是江来修复瓶子的时候发生什么事故吧?裂开了?爆掉了?
  可是看到江来平静如水的模样,又将那颗心踏实的收了回去。
  江来看着林初一,问道:“你想把这只瓶子修复到什么程度?”
  “什么意思?”林初一出声问道。
  “有两种选择:第一,到此为止,保持童子戏水瓶破裂后的模样,只是在裂纹周围进行加固。毕竟,这是时间给予它的创伤,也算是它身体的一部份。第二,修复到完好如初,那么就要对这些裂纹进行填充。这就破坏了修复师所要遵循的第一准则:修旧如旧。”江来耐心的解释着说道。
  “你有什么建议?”林初一看着江来,出声问道。她相信江来,至少在这件事情上面她是相信江来的。
  因为她感受的到,他比自己更爱惜这件古董。
  “我建议用第二种办法。”江来说道。
  “为什么?”
  “第二种办法虽然改变了瓶子的历史架构,甚至要填充一些原本不属于它身体的物质来进行修补。但是,我至少可以为它延续五百年至八百年的寿命。”
  “如果不这么做呢?”
  “裂纹会继续扩散,五十年内就会毁灭。”江来回头看着那古朴典雅的瓶子,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就像是人的身体一样,倘若它患了癌症的话,不把癌细胞彻底的治疗根除,它就会疯狂的滋长,直到死亡。”
  林初一稍微犹豫,说道:“就用你建议的方法进行维修。”
  “不需要和上野那边沟通一下吗?”江来好心提醒。
  “我会的。”林初一眼神坚定的说道:“这只南宋童子戏水瓶虽然是上野博物馆的藏品,但是展示的却是我们中国的瓷器工艺和水准。它代表的是我们的技术,传承的是我们的文化。所以,如果上野馆接受我们的方案,我就把童子戏水瓶完璧归还。”
  “如果他们不接受呢?”
  林初一眨了眨眼睛,说道:“我就说修复师在修复过程中不小心把它敲碎了,我们愿意对此进行赔偿。虽然这有可能会破坏我们和上野馆的多年情谊,但是----至少延长了这只瓶子的寿命。能够让它存世更久,能够让更多的人看到他。”
  江来摇头,说道:“就说放在那里好好的,它就自己爆炸了。”
  他就是修复师,他才不愿意背这口又黑又沉的大锅呢。
  “成交。”林初一爽快的答应了。
  江来点了点头,转身进入了修复室。
  林初一也重新返回到自己刚才站立的位置,那里可以更加清晰的观察到江来工作时的表情动作,以及那略显消瘦的脸颊。
  --------
  江来推开车门下车,想了想,对着驾驶室的林初一摆了摆手,说道:“再见,谢谢你送我回来。”
  “这是我应该做的。”林初一嘴角含笑,说道:“为集团合作的修复大师提供最体贴专业的服务,这是我们的工作目标。对了,明天需要给江老师带早餐吗?有剁椒鱼头供应哦。”
  江来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说道:“谢谢,不用了。”
  “不用客气。那么,江老师,明天见。”
  “明天见。”江来摆了摆手。
  走了几步,江来再次转身,看向启动车子准备离开的林初一说道:“对了,忘记告诉你,身材不错。”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