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9章 霹雳轰雷!石破天惊!冷兵器炮具的巅峰

小说:水浒任侠 作者:云霄野 更新时间:2019-09-04 18:18
  高高耸立似是直如云霄的新式投石炮具,便如同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庞然巨兽。而每具投石巨炮下方也都有众多力士军卒忙前忙后。粗粗已打磨过,而重达一百五十斤的石弹被打着赤膊的壮汉合力抬入炮轴一端的兜内。与此同时,城内大股的金军密集聚合在燕京城墙之上,就连完颜斜也急得军士禀告,又连忙与城内一众军将官吏登上城关望楼上,注视着喊杀声愈发喧嚣的诸部义军大阵。
  可是为何城外敌军只似是摇旗呐喊,却并没有派出步军祭出鹅车、撞车、橹车、井阑等攻城器械发动攻势?
  而在萧唐所部义军一方,影影绰绰的,凌振大致觑见燕京城墙上方诸色旌旗林立,密匝匝的人影沿着墙头涌动,显然已集结了大批的守军军卒戎卫在城关周围,也已然进入了巨型投石炮具杀伤力最为猛烈的打击范围之内!早已捏的关节噼啪作响的拳头终于松开,凌振把手高高举起,旋即用力往前一劈,口中也厉声大喝道:“放炮!”
  凌振吼声方略,位于燕京城南遍布的炮阵中此起彼伏的响起格外浑重且嘹亮的牛角号声,督管各具投石炮具的炮手也尽皆下令。浑如一座座木塔高高耸立的巨型投石炮具炮轴一段猛的往下坠去,被盛在兜内的巨石齐刷刷直飞向苍穹,重物一同被甩抛至半空中所发出的激烈破风声汇聚在一处时,也直教周围无数将士顿感劲响声直贯入耳中!
  硕大的石弹骤然间被弹射而出,直在空中划出无数条弧线之际,正在望楼之上犹疑不定的完颜斜也就见半空中有无数黑点逐渐放大,并直朝着自己这边坠将过来时,他心中顿时咯噔一下,不安的感觉攸然浮上心头。
  先前也听闻过萧唐那厮统领的兵马中有炮具奢遮,于京东两路、燕云之地攻多城郭时曾轰塌壁墙城门,而致使州府失守,但也是因施发的火器奢遮。燕京城墙郭却是更为高大坚固,某家也有众多抛石器具与床子弩用来毁你攻城器械,可是今番那厮们施发出来的石弹却为何能打得如此远?数量又如此之众?且施发出来的石弹声势又是如此骇人!?
  完颜斜也方自惊愕念罢,剧烈已极的撞击声接踵响起,也直要将他的耳膜震碎。沉甸甸的石弹更是趁着下坠之势重重的轰击在燕京南面巍峨高大,且绵延出好远的城墙之上,当即引得木屑、碎石、裂瓦迸溅横飞,更有一颗石弹直直砸中燕京南面上方的城楼,本来堆砌得端的坚固门楼一侧当即轰然塌陷卷裹起漫天的尘烟,碎砖裂石也骤然砸落下去,惊呼惨叫声旋即响起,只一颗石弹击中城门楼处引起的砖石塌方,便将下面三十多名金军守卒生生被砸得毙命!
  更何况是一连串以肉眼甚至不可记数的实心沉重石弹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凿在城墙上的势道当即卷起周围不少金军士卒倒飞而起,频频骤起的惨叫声却被急坠下来的石弹与燕京城墙撞击所发出的剧烈声响给彻底淹没,而预先备好于城墙上错落摆布的守城器械当即也被轰击得摧垮横飞,本来盛满了沸烫翻腾金汁滚油的大锅被砸得扬飞出去,伴随着呛人眼鼻的烟尘再度挥洒下来,反而直教墙头上众多金军守卒皮焦肉烂,便是侥幸捡回一条性命的,也已然彻底丧失了战力。
  更有些石弹越过燕京城南面城墙,直将后方布列的守城投石炮具轰砸的七摧八毁。大批在城关下方聚合在城门后侧,尚须以数百力士牵引拉拽才能施发的五稍炮、七稍炮只在眨眼间的功夫一座、两座、三座接连伴随着剧烈的撞击声轰然倒塌,更有些抽出腰刀声嘶力竭着叱令周围已然乱做成无头苍蝇也似力工军卒的金军将官忽觉眼前一黑,再惊觉抬起头来去望时就见一颗石弹凌空砸来,迅速致使目所能及处陷入一片黑暗当中,沉重的石弹直接将血肉之躯凿嵌进冰冷的土地当中,旋即又是一阵翻滚,连带碾压着一道道血肉模糊的痕迹
  本来按攻城、守城双方战法,攻城一方会利用投石炮远程攻城器具摧垮守军城郭防线,但因恁般时节的炮具破坏力有限,也只是试图消耗城中滚木擂石的守城器械的物资储备,但凡攻守双方攻、守器械规模布置趋于平衡时,攻城一方终究还是难免要以人命填之的方式猛攻强夺城关要隘。便按孙武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据险而守的一方往往能致使对方付出惨烈的伤亡代价也亦然能守住城郭,这也是完颜斜也虽然处于国势险急的情况下依然会试图守住燕京城郭,甚至以此作为转机,反能重挫萧唐一方势力的因由。但是任城内金朝勋臣将帅如何筹谋布置也决计料想不到的是,萧唐一方排布开的炮阵杀器,对于恁般时节而言便是跨时代的产物。也教燕京城内据险死守,本以为能消耗得萧唐付出惨重伤亡代价、磨耗甚久时日也未必能攻破占取这燕京首府的金军将卒这才惊觉,攻坚战这般打法,不止己方消耗得更为惨重,甚至再试图利用城险僵持下去,也根本无法伤及城外集结猛攻的敌军分毫!
  这还只是以石心的石弹轰击燕京城墙便以使得其威力得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凌振遥望向对面城郭墙头上鸡飞狗跳、溃散混乱的场面,他的胸脯一起一伏频率也愈发的急促,双目当中也绽放出来那种匠工日以继夜专心致志而能亲眼目睹自己的心血大发利市的光辉神采。随着凌振又一声嗓音愈发高亢的激声喝令,巨型投石炮周遭的炮手、军士、民夫、工匠们激昂呼应,又热火朝天将盛满猛火油灌进陶罐,以皮革封口扎紧,外面附再团浸满油的麻团且附有燃火引线的炮石火器装盛在投石机兜上。
  能施发出一百五十斤重的实心石弹的投石炮具,再将外部药引点燃,抛射出去后触地碎裂,而致猛火油四溅引发熊熊大火的火器又能发挥出多大的杀伤力?随着凌振又是一声喝令声落下,炮阵当中一应巨型投石炮具又几乎在同一时施发出沉甸甸的火器炮弹,于空中划出一道道抛物线直坠下去的黑点如蝗集砸落,却是与轰击向城头周遭的实行石弹不同,炮弹重重击砸在城郭上,盛满的猛火油当即爆裂激溅开来触及火引霎时间引发得一片熊熊火海,登时烈焰火光冲天,直燎得周围大批本来惊魂未定的金军士卒哀嚎奔走,推推搡搡之间,又不知有多少人直从女墙边缘,以及被前一番轰击崩塌的城墙缺口处直直坠将下去!
  http:///txt/75305/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